TV5XQ(2005-20WW)
Love HarryStyles & ship YoonJae Spideypool, EC, Sterek and Thilbo
love doodling&sketching& photography
Skin-care & manicure maniac

【EC】【ABO】饲鲨(中)

看肉看到哭也是头一次(ノД`)

叁弎:

依旧献给 @Pressure_Chan 


上接【EC】【ABO】饲鲨(上)


被女神回复以后激动到爆字数了,被我分割成了上中下,刚好本来也是按着电影三部曲的脉络走的。这就意味这中段的万仔对应的是DoFP时期的那个……嗯…………你们懂的。


预警不变,追加一个变本加厉的语言羞辱,慎点。


最后扯一点可以不用看的废话:虽然小教授是我本命,但我同时也是个万吹。上部放出来以后好多人说万仔渣,但我始终觉得老万“渣”的点并不在于他的企图本身,而是他扭曲的童年使得他为人处事的方式过激了,与这个普通的世界格格不入。但是拥有共情能力的教授总是能够读懂他的心。所以在每个宇宙里教授都会一次又一次的地包容他、原谅他。因为“Erik,you are not alone.”所以“Erik,你从未做错什么。”本文的万仔如果惹你们讨厌的话,是我笔力不足OOC,我道歉。


那么上车吧。




——————————————————————————————————


Charles在浴室里心不在焉地洗着澡,两年前的意外让他的生活一度濒临崩溃的边缘。Charles不知道自己的失落究竟是由于Erik粗暴的标记行为还是由于Erik的离开,总之他的生活糟糕透了。白天,他不得不强自振作起精神,打理着Xavier家族旗下的产业。夜晚,当他回到那个已经只有他一个人居住的大宅之后,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借助酒精和药物度过一个个难眠的夜晚。


所幸的是Raven和Hank都没有放弃他,前者勒令Charles必须每周和她共进一次晚餐方便她观察Charles的精神状态,后者派了一波又一波的医生——心理和生理的都有,反反复复地敦促Charles走向更积极的生活。


可是Charles不愿意锻炼,不愿意社交,他的肉体因为久不见阳光而变得苍白瘦弱,他的精神因为强制离开了他的Alpha而变得虚弱不堪。每次吃饭的时候Raven看着他的样子,都会痛骂他曾经的义子——Erik。而Charles总是很快地制止了他,是他过度的包容给了Erik错误的信号,是他的放逐逼迫Erik离开了他,Erik唯一的错就是误读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Charles抹了一把被水汽模糊了的镜子,审视了一下自己。明天是他到Raven家里吃饭的日子,他病恹恹的样子一定又要挨骂。于是他挠了挠下巴,又给自己刮个胡子。


收拾完一切以后他擦干身体,披上浴袍走回房间,任由发梢兀自滴着水。这两天,不知怎么的,他对性爱的渴望都会在夜晚潜伏于身体里隐隐叫嚣,可能是发情期要来了,他决定今晚再给自己注射一针抑制剂。


走过打开的玻璃窗时,Charles不经意地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Xavier大宅的围栏外面静静地站着一个人影,笔直如同一根灯柱。月光下Charles依稀看到了那个人抬头仰视的面容,熟悉得令他发抖。他骤然明白了这两天他的骚动来来自于何方,是他的身体在下意识地呼唤着他靠近的Alpha。


Charles闻到了空气里自己不经意间飘散的味道,比平时更为浓烈和甜腻,这让他猛然升起了失控的恐惧。他跌跌撞撞地冲向床头柜,胡乱地拉开抽屉,翻找着他的抑制剂。他的手颤抖着,扎了几次才把针头插进那个黄色的药瓶,他焦急地舔着嘴唇,匆匆吸取了一点药液,就要往自己身体里扎。


然而空气中Alpha的味道越来越浓烈,窗户被大力地推开,吓了Charles一跳。他手里的注射器滑落在地,顺着地毯滚落到了另一个人的脚边。


Charles挣扎着想要去抢那支抑制剂,可是Erik却先他一步踢开了它。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滴着淡黄色的药剂的注射器,然后用军靴坚硬的鞋底无情地碾碎了它。玻璃碎裂的瞬间Charles发出一声小小的悲鸣,他把头埋在膝盖里,不敢去看阔别两年的Erik,也像鸵鸟一样祈求Erik不要看到自己。


可是Erik当然还是靠了过来,黑色的军靴踩在白色的绒毛地毯上,没发出一点的声音。“Charles。”熟悉的声音传来:“抬头看看我,Charles。”


Charles情不自禁地抓紧了自己的双臂,他呜咽着发出抗拒的讯息,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寻找着电话。他要打给Hank,或者Raven,谁都行,来个人带他离开这里。


Erik敏锐地发现了他的企图,并且先一步砸掉了那个电话。


“你又要把我赶走吗,Charles?”Erik痛心地说:“又要抛弃我,把我扔在外面,惶惶如同丧家之犬?”灼人的愤怒燃烧掉了他的理智:“我不允许,Charles。”他俯下身,抓起了他的Omega,粗暴地啮咬着他朝思暮想的双唇。




→第二节车厢←




Charles再次醒来的时候,几乎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酸痛得像是散了架。他抖了抖眼皮,然后感到空气中Erik的气息在接近。


于是他又放缓了呼吸,假装还在沉睡。


Erik等了一会儿,然后悄悄地吻了吻Charles的嘴角,失望地说:“Charles,我要回去了。”Charles听到Erik捡起了地上的衣服,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然后Erik又俯下身吻了他,硬硬的胡渣磨蹭着他的下巴。


“Charles……”Erik的声音里带着祈求:“我控制不了我的情绪,我知道昨晚我又搞砸了,可是我真的很爱你,求求你考虑一下跟我在一起,可以吗?”


Charles紧闭着双眼不肯说话,直到Erik默默地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他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发起了呆。他的身体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床单和被子都换成了新的,松软地贴着他赤裸的皮肤,Erik甚至还开了窗,房间里淫靡的味道已经基本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清晨露水的气息。


Erik在细节上的确做得很贴心,Charles叹了口气,可是这不能改变他又一次强迫了他的事实。


 


 


晚餐的时候,Raven充满怀疑的眼神让Charles如坐针毡。他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系到最上面一颗的衬衫扣子,不是很确定自己有没有把Erik留下的满身痕迹全部遮住。


“Charles。”Raven把她的餐刀扔到一边,开口了:“Erik回来了,是不是?”


Charles捏着手里的汤匙,下意识地想要撒谎,最终却还是在妹妹锐利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Raven大力地切着牛排,餐刀在瓷盘上划出刺耳的尖鸣:“我简直不敢相信!Charles,你居然又一次放任那个混蛋接近你!”更让她生气的是,今天的Charles状态异常得好,像一颗即将枯萎的嫩芽得到了雨水的滋润,重又绽放了光彩。


Charles底气不足地低声说:“我没有放任,是他自己突然出现的。”


“不要跟我扯那些谎话。”Raven说:“我比谁都要懂你,查查。Hank给你家装的防御系统是摆设吗?还有两年前,Erik标记你的事情,你敢说不是因为你心软?当年你的那几个男朋友们不是也想强制标记你来着吗,结果呢?他们成功了吗?”


Charles沉默地低下了头。是的,他们没有,Charles警醒地发现了他们的企图并且用强烈的反抗让他们知难而退。这也是他对Alpha那么反感的一个诱因。在那几次之后他觉得被一辈子被束缚在野蛮的Alpha身边,变成欲望的俘虏真是恶心透了,于是他成为了一个单身主义者,并且在18的那年领养了Erik作为自己的成年礼物……可是Erik,Erik跟他们都不一样。跟Erik在一起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就会放下戒备,他们的性爱美好地让他迷醉,所以才会如此轻易地被Erik得手。


“噢,查查……”raven心疼地吻了吻哥哥的脸颊。“你到底想怎么处理你们之间不伦不类的关系?你暧昧不清的态度只会让Erik渐渐被他的爱慕逼疯。”


“他的爱只不过是他的错觉。”Charles烦恼地揉着自己的头发:“一种典型的俄狄浦斯情结,等他长大了他就会后悔……”他顿住了,意识到其实Erik早就已经成年了,不再是他领回家的那个小男孩了。


“天……我不敢相信。”Raven看着Charles的脸上的错综复杂的表情变化,惊讶地捂住了嘴:“你居然……我是说,你居然是喜欢Erik的?即使在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


“领养的关系的确会带来一种情感上的依恋。”Charles逃避似地说。


“会,”Raven很快回答道,“可是在你我之间就只是纯粹的亲情,不是么?我也是一个Alpha,你从小就对我的信息素没什么反应,而且你谈论起Erik时的表情简直让我嫉妒。”


“我谈论起Erik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Charles反问道。


“温柔……无限的温柔和包容。”Raven闷闷不乐地回答道。Charles看起来一直都是一个很柔和的人,但与他一起长大的Raven深知他内心有多么坚定的主见。可是Charles给予Erik的让步太多了,一点一点地超越了他本该有的底线,这让Raven异常地愤怒。


Charles抿起了嘴,他的手指扭着餐巾,心下激烈地交着战。


“我不管,Charles。”Raven拍了拍哥哥的手,给他下了一个最后通牒:“你必须解决掉你和Erik之间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不能再这么肆意妄为了。如果你解决不了,我让Hank派保镖和律师团去解决。”


“不需要。”Charles脱口而出,他抓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来稳住自己的声线:“我自己养大的孩子,我自己来负责。”


 


 


 


Charles回到Xavier大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让司机在街口把他放了下来,然后一手拎着Raven强行塞给他的袋子,一手插在外套口袋里,顺着街道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走。


右手的袋子沉甸甸的,临走前Raven一边骂骂咧咧地指责Charles在过度磨损自己的生命,一边又往袋子里塞了很多很多的食物。“我每次看到你形容枯槁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巴掌抽醒你。”Raven说,她可爱的脸颊生气地鼓着。


Charles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他在夜风轻拂树梢的沙沙声中仰望着黑丝缎一般的天空,有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他几乎放弃了自我,但是他的妹妹一直在尽她所能地保护着哥哥。


所以他不能再让爱他的人伤心了。


他拐过最后一个街角,来到了大门口,然后又看到了Erik站在树荫下的身影。


Charles停住了脚步,Erik向他望了过来,四目相接,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开口。


长久的沉默过后,Charles径直地越过他,走到了大门口,在指纹锁上按下了自己的手指。他听到Erik在他身后喘着气,想要开口但是又咽了回去。


“你都不用待在军营的吗?”Charles主动问道。


“最近没什么任务。”Erik解释说:“我所在的特殊部队相对而言比较轻松。”


“你要在这里待多久?”


“三个月。”Erik老老实实地回答着,他企图通过窥视Charles的表情来揣测他内心的想法,但是Charles始终背对着他。


“噢,挺好的。”Charles平静而又客套地说着。指纹校对成功,Charles庄园的大门慢慢地敞开了。


“Charles……”眼看着Charles就要离开,Erik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我……你……真的不能再考虑下我今早说的话吗?”


Charles转过身看着那个紧张到不知所措的男人,Erik微垂着眼睑,满是懊丧之情的绿眼睛不知怎么的,就让Charles想到了他第一次考试不及格后回家认错的样子。


“我可以。”Charles说:“不过我有三个条件:1、跟我保持距离,不许干涉我的生活。2、不许乱放信息素……”他的脸颊浮上淡淡的红晕,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不许再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3、你在这里呆的三个月……”Charles别有深意地勾起了嘴角,“空下来的时候就得在我的基金会里当义工。”


Erik兴奋地点着头允诺着,他一个箭步冲上来想要拥抱Charles,但是Charles微微后退了半步,让他想起了第一个条件。于是Erik伸出的手讪讪地停在了半空中。


所幸Charles非常自然地拎起袋子塞到了他的手里。“很晚了。”Charles说:“你的房间还在二楼的老地方。”他转身就走进了宅院的大门,Erik抱着那个食物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脸上挂着克制不住的傻笑。


就像深陷泥沼的罪人,在快要被绝望淹没的前一秒,看到了慈悲的天使带着恩赦向他伸出了双手。


 


 


TBC






2016/7/18更新  【EC】【ABO】饲鲨(下)【完结】

评论
热度 ( 559 )

© SapphiraYou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