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5XQ(2005-20WW)
Love HarryStyles & ship YoonJae Spideypool, EC, Sterek and Thilbo
love doodling&sketching& photography
Skin-care & manicure maniac

【LOGAN/EC/狼队】关于罗根·豪利特先生的中年危机及其他

SmokedShark:

LOGAN电影平行世界甜饼。一个大家都很幸福的啦啦蓝结尾式AU。比较恶搞,图个乐呵。


反正大家都是平行世界,官方能玩深沉,我们也能甜回来。


梗概:曾经大名鼎鼎的变种人詹姆斯·罗根·豪利特先生正面临一场严峻的中年危机。他既要试图不对晚年焕发第二春的顽童老爹发表负面评价,还得应付青春期想法太多精力过于充沛的女儿。


*主要跟电影设定。这个世界线本没有老万,想得多了,也就有了老万(x




1.


人到中年总是难逃更年期的阴影,这一点无论对人类还是变种人来说都一样。而我们大名鼎鼎的金刚狼,詹姆斯·罗根·豪利特先生最近也在面对这种普世性的烦恼:他每天早上起床,都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比前一天看起来更暴躁了一点,戾气也更重了一点。


“你在开玩笑,查尔斯。”


他气呼呼地说着,把刚买回来的化肥摔在桌子上,那一小袋花了他二十五美元,如同割肉。


“我开了几年Uber攒钱,就因为你说想要一艘私家游艇!”


“可是艾瑞克说要送我一艘游艇当见面礼,我答应他了,这样也可以帮你省下很多钱。”他的老爹喜滋滋地抱着一盆长得歪歪扭扭的盆栽靠在枕头上,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你可以去买点别的,比如给劳拉买两件新衣服,她一直想要我们上次看到的那件咖啡色外套。”


显然老人家又开始异想天开了。罗根打开抽屉,翻出橘黄色的小药瓶塞进查尔斯手里。“拿着,吃药。这儿没有什么艾瑞克。”


“我说有就是有!”查尔斯不服气地嚷嚷,皱巴巴的手拍着床栏杆。“你不在的时候我一直在跟他聊天。他从另一个宇宙来,是个很好的人,脾气有点坏但起码比你强,我总觉得他亲切又熟悉,你不在家的时候我经常跟他聊天,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我知道他喜欢我,他说过段时间就会带着礼物来看我……”


罗根懒得听下去了。他的老爹上了年纪之后,思维触角就会时不时往远处探。他跟不在当场的人说话,跟不知道在哪里的人说话,一般都是态度温和轻声细语,唯独面对他的时候像个老顽童,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还常常有一箩筐比如给盆栽买化肥之类的要求等着他。


“我希望你不是想给我找个后爹。”最后他没好气地说。


“有什么不好的呢,罗根?”查尔斯咯咯笑了。“每个人都有追爱的权利。”


“行行好吧,你都快一百岁了。”


“还有好几年呢!!”老头不满意地大叫,喊得太用力末了还咳嗽了两声。罗根在他身边从小微波炉里往外拿吃的,根本不搭理他。


过了半晌,他忧伤地说:“你嫌我老。”


“别闹了,你知道根本没艾瑞克这号人,赶紧把饭吃了,然后吃药。”


“你就是嫌我老!!”


“恰恰相反,我觉得到你这年纪还有这把精神头,挺了不起的。”


罗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了。


“走着瞧吧。”查尔斯对着关上的大门委屈地说,颤巍巍地把装着起司通心粉的碗抱进怀里。“艾瑞克一定会送我游艇的。”




2.


如果家里难搞的只有查尔斯一个,罗根倒不会有多烦恼。毕竟除了爱动用变种能力到处跟不知道哪来的陌生人交流之外,他的老爹平日里还算是精力充沛又讨人喜欢。


“爸,”第二天早餐桌上,劳拉一边往嘴里塞麦片一边说。“我要打电动。”


“今天跟我去学校,找你们老师去。”罗根咬了一口鸡肉三明治,味同嚼蜡,如果不是卡利班做饭水平实在太烂,就是他的更年期症状愈发严重了。“她说你上次体育课又把爪子露出来了,同学被你吓得半死。你得去道歉,不能老呆在家里逃避责任。”


“我就要打电动!”劳拉啪一声把勺子摔在桌上。“就要打电动!”


罗根狠狠瞪了她一眼。吃到一半的查尔斯一脸迷茫地看了看卡利班,卡利班困惑地摇了摇头。


“跟我去学校。这没得商量。”


“就要打电动!!”


“去学校。”


“打电动!”


“我说去学校!”


伴随一声高分贝怒吼,罗根猛地站了起来。他身后的椅子砰一声倒下来发出巨大的动静,吓得劳拉在椅子上缩了缩,卡利班身体一抖,查尔斯的轮椅也下意识地后退了几英寸。就在老少三人以为家里这位顶梁柱马上就要伸出钢爪吓唬女儿的时候,罗根重重叹了口气。


“就十美元。”他听上去疲惫到了极点。“打完就跟我去学校。”


话音刚落劳拉立刻笑开了花。小姑娘用五分钟把碗里的麦片一扫而空,抓起她的绿背包冲出屋门,却在走出去的两分钟之内又退了回来。


“外面有人。”她有点紧张地说。“还有艘游艇。”


罗根闻言,立刻放下了手里洗到一半的碗。他大步流星地走出屋门,发现门口真的横着一艘不小的白色游艇,看上去颇为壮观。除此之外还有个金发青年站在那儿,他的右手是金属义肢,身后跟着好几辆越野车,一看就来者不善。


“这他妈都是什么狗屁玩意。”他冷冷地骂了一句。


查尔斯在他身后捂住劳拉的耳朵:“不文明,别跟他学。”


“我叫唐纳德。”对方往他脸上扔了一把名片。“事情是我家的游艇丢了一艘,然后无人机在你家门口发现了它。”


“滚,我哪知道。”罗根翻了翻眼皮。“谁偷的你找谁去。”


“我找到了啊。”唐纳德欠揍地活动了一下他的机械手。“人赃俱获,还想我怎么样呢?”


“我们这没人有这个能耐。”罗根不屑地回答。除了有点想揍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发泄一下之外,他简直平静极了。“而且我今天没空,要带我女儿去学校办事,有事过几天再来找我。”


“我说什么来着。”他身后的查尔斯继续添乱,语气兴高采烈。“看见没,艾瑞克真的送我游艇了!”




3.


人们在更年期容易犯下许多错误,其中之一就是很可能会达到一生中刚愎自用和自以为是的顶点。他本以为情急之下自己只要伸出钢爪,对面那个有几根可怜金属手指(说不定还有金属腿)的臭小子就会被他吓得屁滚尿流,事实却是对方不管不顾地打了过来,一番混战之后,他不得不开着租来的车带上一家人逃了出去,身为画成漫画也能大卖的英雄金刚狼,这可以说是相当丢面子了。


“好久没坐你的车了,罗根。”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卡利班乐呵呵地说,看起来根本没个逃难的样子。事实上在刚才的群架里动手的只有他和劳拉,另外两个人始终观战,甚至查尔斯还在旁边喊了一声“加油罗根”。


“还是加长林肯。”查尔斯看着窗外兴致勃勃,劳拉被他抱在膝盖上。


罗根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别高兴太早。我们还是要去学校。”


“那电动也不能少。”劳拉狐假虎威地扬起小脸讨价还价。


罗根摇了摇头,懒得搭理她。有时他真的很怀疑,自己到底是有什么了不起的隐性基因,才能有劳拉这样不像他的女儿。


最后他把车停在游戏厅门口,将一小堆换成两毛五的硬币塞进劳拉手里,准备去交停车费。


“就这么多。”他临走前最后强调。“输了也别发飙砸机器,那没用,听懂了吗?”


然而对于每一个过早进入叛逆期的青少年来说,答应父母的和实际做的总是两码事。在最后一个两毛五硬币也花完了之后,劳拉开始狠狠踹半点奖励都吐不出来的游戏机,她脚上的钢爪刚要探出头来,忽然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


“嘿,嘿,小姑娘,冷静点,踹它也没用。”戴着鸭舌帽的银发青年朝劳拉挤了挤眼睛,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红大衣的漂亮女性。“你是想要那个最高纪录的玩具吗?”


劳拉点点头,青年便冲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给我五秒钟。”




4.


“你真是菜透了。”


十分钟后劳拉用异常标准的英语对她老爹说。她手里抱着那个差不多和她一般高的大熊玩偶,一脸嫌弃地看着正在她的要求下打游戏的罗根。“刚才跟我一起的那个哥哥,他五秒钟就能得五千分,你花了五分钟,还没他一半分高。”


“什么哥哥?”罗根不爽地挑起眉毛,屏幕上他正操控的小人掉进了沟里。“‘菜透了’这种词也是他教你的?”


“他走了。”劳拉说。“他说他爸叫他和大姐姐回去,我猜他爸跟你一样凶。”


罗根看了一眼他鼓着腮帮子的女儿,伸手摸索起刚从收费亭附近的便利店里买回来的一袋子东西。他结账的时候店员看着他的表情特别惊恐,就好像生怕他突然伸出钢爪抵账一样。


他掏了半天,拿出一罐原味品客薯片,在劳拉面前晃了晃。


“给我!”劳拉惦着脚蹦跶,然而身高差距太悬殊,她就算伸出钢爪踩高跷也还是够不着。


“我凶不凶?”


“不凶!不凶!”


最后小女孩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她的薯片。走回停车场的路上,她一只手抱着大熊,一只手抓薯片吃,还嚼得咔嚓咔嚓响。


“女孩一般不这么吃东西。”罗根拉着她的胳膊说。“也不会说别人‘菜透了’。”


“那女孩说什么?”劳拉仰着脸问,嘴里塞满薯片。“‘这他妈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她的反问尖锐过头,罗根有点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你听见查尔斯说什么了。”


既然查尔斯已经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所谓的老情人送他的游艇,罗根认为自己也不必太心疼钱了。他挑了个不错的旅店,让查尔斯和卡利班安顿下来,就连拖带拉地逼着劳拉去了学校。劳拉的班主任是个看上去很难相处的黑发女人,发髻挽得很高,戴着黑框眼镜。她声色俱厉地把劳拉和罗根都批评了一顿,并让劳拉保证以后不许再用变种能力吓唬同学,否则就要被开除。


他们在学校办公室里呆了三个小时,以至于离开的时候罗根觉得自己的更年期抑郁又加重了。


“答应我你不会再闹出事来。”他无力地捏捏女儿的手。


“嗯。”这一次劳拉回答得相当认真,至少听起来是这样。


她少有的听话模样终于让罗根松了口气。


可惜的是,生活有时会对身处困境的人格外残忍。


他们回旅店的路上有接二连三的警车响声,这足够带来任何不好的预感。这预感在罗根不断接近目的地的途中愈发明晰,直到他看到旅店的门口马路被砸了一个大坑,旁边停着一圈警车和消防车,还有几辆眼熟的越野车——一艘游艇正躺在路中央,景象的惨烈程度甚至令人怀疑那不是一艘游艇,而是一块陨石。


罗根恨恨地骂了一句,撒开腿便跟劳拉一前一后跑回房间。路上他做好了看到一切糟糕景象的心理准备,结果进屋的一瞬间还是傻了眼。


“罗根,你回来了!”


轮椅上的查尔斯乐呵呵地朝门口的一老一少招手,他手里拿着冒热气的茶杯,膝盖上覆着毯子。卡利班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而昨天在他心目中还是个恶霸的唐纳德站在那儿一言不发,见到罗根进屋,他竟然径直走了出去,顺便连他扛着枪一脸凶悍的手下也一并带走了。


“你控制了他?”罗根一头雾水地问查尔斯,后者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容满面。


“我给了他一点实际的劝告。”查尔斯眨眨眼,欲盖弥彰。“我告诉他,游艇是我和艾瑞克的心有灵犀,希望他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我说过了,”罗根烦躁地反驳,“根本就没有什么艾瑞克……”


他刚要继续说下去,毫不善良地打破老年人的美好幻想,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罗根扫了一眼屏幕,发现那是他的Uber客户端,上面显示着一个新的叫车请求。


“你们先呆着,”他把还在嗡嗡响的手机塞进口袋。“我出去接个活。”




5.


刚成为Uber司机的时候,金刚狼罗根先生还保有一丝前变种界知名人士的骄傲。他有很多的原则,每一条都坚决不能被打破,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工作时间绝不会像个寂寞的中老年人一样和自己的乘客聊天。


然而今天他要破这个例了。他一看见叫车的人是那个戴红色眼镜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瞎的中年人,就知道自己绝对要破这个例。对方系好安全带的瞬间他一脚油门猛踩下去,把坚决要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吓了一跳。


“你这个傻逼。”恶作剧得逞心满意足的更年期金刚狼真情实意地说。


“你也是。”对方和他一样真情实意地回答。


然后他们就没什么话说了。天色越来越暗,前路也越来越荒凉。他的客户几乎是毫无目的地让他兜圈子,但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罗根没有一脚把他踹下去。他打开了收音机,发现那里面是性爱咨询栏目。于是他开始飞快换台,换了好几次终于找到了歌剧。


“有件事!!!”斯科特·萨默斯在开到最大音量的歌剧声中朝他吼。“我想我得跟你说!!!”


“你说吧,”罗根恨恨地加速。“说了我也听不见。”


斯科特沉默了半晌,起身把广播关掉了。突然降临的寂静让人太不自在,罗根忍不住咂咂舌头。


“其实当时我就想告诉你,但你这个没耐心的白痴,说什么都不听。”斯科特以一种在曾经的他们之间几乎无法想象的平静态度开口了。


罗根哼了一声。


“我去考了驾照,也申请了Uber司机。”斯科特继续说。“但我没通过视力检测,他们坚持说我是红绿色盲,连驾照都不给我批。所以我没法跟你一起开车赚钱。这是没办法的事,不是我打算丢下你跟教授。”


“说得好听。”


罗根又哼了一声,车头却已经朝着来时的方向调转而去。




6.


他带着斯科特回到旅店房间的时候,看见了更让他诧异的情景。


房间里除了卡利班和查尔斯之外,又多了三个人。一个银发的鸭舌帽青年,一个穿红大衣的女性,还有一个,正坐在床畔,弯腰拉着轮椅上的查尔斯的手(他不得不说那画面让他怪嫌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之他俩看起来都高兴得要命,脸上的褶子都盖不住的那种。


“罗根!”查尔斯朝他招手。“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艾瑞克!”


那老头朝他转过脸,表情几乎是一瞬间就变得严厉起来,让罗根下意识地思考自己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惹到他了。还好对方似乎对他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点了点头,就又转过去热切地看着查尔斯,绿眼睛活像是要在查尔斯身上穿两个大洞似的。


“瞧,我可没骗人,也没胡说。”查尔斯攥紧了艾瑞克的手。


“你当然没有。”艾瑞克说。“我一直期待见到你,希望你喜欢我的礼物。”


“可你这是偷盗行为,我的朋友。”


艾瑞克挑起一边眉毛。“也只有你会在意这些。”


“那是艾瑞克的儿子和女儿,彼得和旺达。”查尔斯笑着叹了口气,指指旁边的两个年轻人。“他们是跟艾瑞克一起来的,也都是非常优秀的变种人,你们以后可以好好相处。”


“一起打电动吗?”彼得朝劳拉挤了挤眼睛,被他姐姐从背后戳了一下。


“别傻了,你们都得念书。”她说。


“我真感动。”查尔斯擦了擦眼角,他看上去确实激动极了。“但比起满足一位老朋友的心愿,你没有更重要的事吗,我的朋友?”


“没有了。”*艾瑞克低声说着,握住了查尔斯和他一样干瘪的手。“我会再送你一艘好游艇的。”


“这太好了。”罗根心情复杂地看着终于如愿以偿老树开花的查尔斯,他笑得眼睛都埋进皱纹里了。“我终于还是多了个后爹。”


“我也会有一个后爹吗?”


在一边嚼薯片的劳拉忽然盯着他问。


“吃你的吧。”


罗根烦躁地回答,听到身后的斯科特低声发笑。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更年期焦虑症似乎在无声中土崩瓦解了。




END




*X战警动画原台词,90年代版最后一集结尾附近,然而我家网实在很难开B站,没法重新查证具体时间点,就不贴链接了。以及那个黑发班主任,隐约记得Raven在某一集动画里的变身好像就是黑发黑眼镜那样的,所以这是个非常隐蔽的彩蛋。不过我也记不清了,就随便写写……


*善良的唐纳德是我的幻想,毕竟Boyd真的是究极可爱,又软又可爱(哇.jpg


很想让大家都出场,但是篇幅所限,就只写了小队和快银……




最后说两句题外话。


这确实是一部很难走出来的片,无论是作为一部反传统超英的英雄电影,还是作为金刚狼系列的终结。所以,我想它也值得更多更深入更理性的思考。


希望伙伴们看完这篇,可以开心点。

评论
热度 ( 1590 )

© SapphiraYoung | Powered by LOFTER